阳光电源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曹仁贤:光伏产业做大 企业才能做强

2014/08/21 浏览(3264

    8月15日,阳光电源主持制定的《并网光伏发电专用逆变器技术要求和试验方法》(GB/T30427-2013)将正式实施,显示了阳光电源的行业地位和技术实力;全国首批18个分布式光伏发电应用示范区之一的安徽合肥高新区100兆瓦光伏项目,由阳光电源承建,目前屋顶资源已经基本全部落实。但最让他高兴的是,近期国家关于分布式光伏的支持政策导向愈发明确,产业前景日渐清晰。  

    “只有光伏产业整体良性发展,企业才能有更好的成长空间。光伏企业要对分布式光伏发展充满信心,理性面对产业发展中暂时遇到的问题,群策群力,创新发展才有进步。”曹仁贤告诉《中国能源报》记者,蛋糕做大,企业才能做强,阳光电源的光伏逆变器眼下占有1/3的市场份额,虽然处于绝对领先地位,如产业不能发展壮大,做更大份额也没有太大意义。

    因地制宜,创新推进分布式 

    中国能源报:阳光电源承建的合肥高新区100兆瓦分布式光伏目前进展如何?在合肥推进建设时有哪些切身感受?

    曹仁贤:我们建设的合肥荣事达三洋电器公司屋顶2.64兆瓦分布式光伏项目,今年2月开始发电,是国内分布式光伏最早发电的项目之一,可为该公司提供约20%的电力供应。公司与美的、TCL、联宝等企业陆续达成合作意向,今年年底这些项目将相继投产发电。合肥是一个白色家电城,白色家电企业的用电负荷相对集中,工厂屋顶资源相对丰富,所以我们因地制宜,将白色家电企业锁定为分布式光伏开发的主要目标。虽然每家企业的屋面也只能建几个兆瓦的规模,但积少成多,聚沙成塔。 

    中国能源报:如何说服家电企业接受这种新的发电方式? 

    曹仁贤:分布式光伏刚起步,对于屋顶业主来说,打折电价的收益不足以让他们动心。阳光电源通过有针对性地开展沟通说服活动,努力提供专业的技术服务和安全保障。例如,我们帮助客户做一些有利于品牌形象提升的深度发掘:其产品制造大量使用清洁绿色能源,是一个负责任的企业……这样对他们来说,光伏发电既有经济效益,又有社会效益,名利双收。售后服务承诺有利于减少屋面业主的后顾之忧。我们承诺屋面受损带来的影响大多由我们来负责,并考虑添加屋面财险等内容。 

    其实在保证屋面光伏安全性的前提下,安装对企业还有其他利好。夏天工厂车间的大量光照被屋顶光伏板吸收发电,可将厂房内温度降低两三度,节省空调用电成本;分布式技术还可以提供应急供电、无功补偿等其他增值服务。 

    中国能源报:行业内关于分布式光伏今年能否实现8GW目标的讨论热烈而持久,您怎么看? 

    曹仁贤:分布式光伏发展是光伏应用的一种重要形式,市场空间巨大,大家要坚定信心,不能因噎废食。目标不是重点,政策在不断调整纠偏,社会各界群策群力,分布式光伏要在保证建设企业基本收益的前提下降低成本,提高质量,理性面对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不做分布式“包工头”克制产业链延伸保持专业化 

    中国能源报:大家对于光伏产业的关注更多集中在电池、组件上,您做逆变器有没有感到过失落? 

    曹仁贤:逆变器永远是配角。电池、组件等产品都是在太阳下直接暴晒的,因此对可靠性、效率等指标要求很高,在光伏系统总成本中占比也较大。但是,好马要配好鞍,红花还需绿叶,逆变器在成本上虽不起眼,但却是一个低值关键部件,它在系统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如果出现故障,电站无法发电。长期以来,国内市场的恶性竞争使逆变器价格与支架相差无几,这是行业的悲哀,但我们还要把它看作一个非常重要的部件,努力去做优做精。 

    中国能源报:国内光伏企业现在纷纷向下游延伸,阳光电源目前也在做一些系统开发和项目建设的工作。随着分布式的大发展,阳光电源是否会转型发展? 

    曹仁贤:阳光电源以新能源电源装备制造起步,核心产品是逆变器,这一点永远不会变。目前我们围绕逆变器主业谨慎、克制地适度延伸到周边产品如汇流箱、解决方案、监控软件、储能上,目的是为了通过业务示范更好地服务客户。此外我们做的分布式发电系统集成和地面电站系统集成,目的是更好地验证我们的系统集成能力和技术提升实践,进行自我信息反馈和产品优化。 

    中国能源报:目前分布式光伏参与者复杂而多元,其中不乏“门外汉”,这对产业发展说意味着什么?

    曹仁贤:任何产业发展是初期稍显混乱、中期不断调整收敛、最终健康有序,分布式光伏发电也一样。在这样的环境中,需要看清自己,做好自我定位。行业里有的企业一会儿做组件,一会儿做系统,一会儿做投资或者同时都做。我认为不管是分布式发电还是地面电站,专业化是灵魂和核心。 

    在欧美国家市场,很多企业不愿意做EPC,现在国内做光伏EPC的企业却达上千家。许多企业只是简单的“光伏包工头”,不专业、没有项目管理和质量保证的理念和经验积累,会带来交易复杂、售后扯皮的隐患,增加行业泡沫。 

    规模化电站降低成本分布式拉动技术进步 

    中国能源报:您曾是合肥工业大学的老师,做技术研究出身,作为学者型的企业家,您怎么看待技术进步、企业发展和产业发展之间的关系?  

    曹仁贤:企业技术进步的核心目的是降低成本。一种是通过技术改进和产品规模化直接降低成本,另一种是通过提供增值服务,如使得电网更加友好、系统效率和可靠性提高等,间接降低成本。没有技术进步就没有成本降低。

    就产业来说,规模化发展可以加速成本降低,西北风电的发展就是很好的证明。但没有技术进步的规模化发展,会陷入同质化恶性价格竞争的怪圈。国内很多光伏“高富帅”企业突然落魄,许多是因为没有研发上的持续投入,没有技术进步,没有核心竞争力。阳光每年始终坚持投入近一亿人民币进行研发,事实上,不仅仅是逆变器,所有的光伏产品都需要持续的技术创新。 

    中国能源报:随着国家政策导向和补贴措施的进一步明确,有人断言今后中东部分布式光伏会超越西部集中式光伏电站。您是否认同这个观点?

    曹仁贤:我认为光伏产业应该是地面电站和分布式光伏并举发展,不能因为分布式发展就唱衰集中式光伏电站。当前关于西部光伏电站有一些诟病,但西部光照资源丰富,拥有大量闲置的土地资源。未来,随着调峰、储能技术的进步和当地网架结构的优化,智能调度和可再生能源配额措施实施等体制机制的变革和调整,西部光伏电站发挥当地资源优势还是大有可为的。规模化发展同时还会带来进一步的技术进步和成本降低,这一点风电产业的发展就是参考。

    东部的屋顶资源有限,光照利用小时数若平均按满发电1000小时计算,远小于青海格尔木等地的1700小时。在眼下西部电站消纳和外送问题仍待解决之际,开发东部分布式光伏,为企业发展赢得了市场空间,项目安全性、技术先进性和管理精细化的要求也有利于产业的技术进步和质量提升。但不能因此而否定西部光伏电站也要进一步发展的客观需要。